一颗小草短视频

郑衡得知那小女人,怀着孕还在雨里奔走,哪里还能呆在别墅里闲下来,赶紧到门口去迎接她。

“我的小姑奶奶呢,我不是跟讲了吗?呆在家里就行了,这里的事情有我来处理呢,怎么还亲自来了呢?”

韩友莉刚一下车,郑衡就拿着雨伞迎接上。

“我能不来吗?我昨天是怎么跟说的?让一定要把秦雨筱给我拦住,可呢?是怎么回事?让拦个女人都办不好,我还能指望什么呀?

我要是再不来,秦雨筱有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办?”韩友莉怒气冲冲,心情坏透了。

“是是是……”郑衡一手支撑着雨伞,一手搀扶着韩友莉,整个就跟小太监似的。“这话都说了很多遍了,从昨天到现在,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,不要生气了,当心自己的身体,当心肚子里面的宝宝。”

“现在知道担心了?”韩友莉猛然回身,愤怒的瞪着郑衡,她是真的急了。

“是,老婆我错了。”郑衡垂下脑袋,直接认错,也不在多讲什么。

“没用。”她推开他,自己进入别墅,急切的往楼上走。

“慢一点,秦雨筱和孩子们我都替他们检查过了,身体已经没有大碍。死……”死不了。

郑衡愣站在客厅里,也不在紧跟着上去,要是韩友莉看着秦雨筱的身上,那么多被打出来的淤青,棍子伤。她肯定还会骂他个狗血淋头的。

“雨筱……”韩友莉冲跑进入卧室,激动得叫喊。在看到秦雨筱躺在大床上,旁边还有一个孩子,墨北宸坐在椅子上,默默注视着他们的时候,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。

眼神清澈清楚小美女日常写真套图

秦雨筱发烧很严重,目前在输液,旁边的墨俊寒,脑袋上还绑着纱布,看样子情况也不太好。

韩友莉看着这一幕,眼眶立刻红了,湿润了。缓慢的向他们走过去。

她没有再多说一个字,只是伸手轻抚着秦雨筱的额头,然后把了一下她的脉搏,查看一下情况。

她的额头很烫,乌黑的发丝周围,还有细细的密汗,整个脸颊都发烧得有些微红了。

“她的手……”她刚准备放下秦雨筱的手时,手臂上那单薄的睡衣衣袖,就滑落了下来。纤细的手臂上,呈现着清晰的淤青,一看就是被东西打的。

“……”墨北宸全程都没有讲话。原本他那双眸子,是深邃又明朗的,可这会儿呢?却显得非常的迷离,伤神。不仅如此,他的脸色也很苍白,充满了明显的病态。

韩友莉始终没能够询问出墨北宸,秦雨筱手臂上面的伤,具体是怎么来的。

她绕过大床到旁边去查看墨俊寒的情况,小家伙额头处包扎着医用纱布,看样子应该伤得也不轻。

她不在继续呆在卧室里停留,毕竟郑衡已经为他们瞧过伤病了,想必那家伙也不敢马虎。

在走到外面的走廊时,她隐约听到旁边的卧室里,传来有细微的声音。

她轻轻的推开那道门,只见是两个孩子坐在床边哭泣。

墨俊雷和墨俊乐看到韩友莉的身影,赶紧把眼泪擦拭掉,装作从来都没有哭过的样子。

“们俩还好吗?有没有受伤啊?”韩友莉走到他们俩的身边,坐在椅子上,心疼的用手轻抚着他们的脸颊。

“……”两个小家伙都不说话,硬生生的憋着,说什么也不让自己哭泣。

“在我的面前就不要装了,我知道们心里难受,想哭就哭吧。我不会告诉的爹地。他也不会知道的。”她知道他们很乖,担心自己哭闹,会让墨北宸心里更焦急,所以才会偷偷的躲在这里哭。

“韩阿姨……”

两个小家伙最终还是没能忍住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扑进韩友莉的怀中,放声大哭,不在有丝毫的掩饰。

“能不能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们的妈咪和寒儿,会伤得那么严重呢?”韩友莉为他们擦拭着眼泪,轻声的询问。

在电话里她询问了郑衡,可是那家伙吱吱唔唔了半天,也没有讲出个什么名堂。想必他是担心她怀着孩子,在家里面太担心,从而出事,所以才不敢讲实话的。

这会儿看到秦雨筱和墨俊寒,伤得那么严重,她只想把那个罪魁祸首的揪出来,大卸八块也无法为自己解气。

“别哭别哭,告诉韩阿姨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一定会想办法,帮们出气的,好不好?”她现在除了能够不停的安慰他们,还真的不知道做什么才好。

两个小家伙很聪明,平时他几乎都不会让大家操心,现在呆在卧室里,为了不让墨北宸看到了,刻意躲着偷偷的哭泣。

“是……是那个女人,呜……”墨俊乐抽泣着讲出来。

然而,他的话刚刚一出,身边的哥哥墨俊雷,就拉了一把他的手臂,仿佛在示意他不要乱讲话。

“就是她嘛,如果不是她的话,妈咪和二哥怎么会伤成那样?呜……”墨俊乐执意的说道。

刚刚他还答应墨俊雷,这件事不要讲出去,他们的爹地肯定会自己想办法,可现在呢,有人一问,墨俊乐就忍不住了。

墨俊雷不是想偏袒彭凤妮,只是担心韩友莉的性子那么急躁,她若知道是彭凤妮的话,肯定会气炸,然后自己冲动的去找彭凤妮。

再则,彭凤妮已经被胡景阳他们带了回来,等秦雨筱和墨俊寒的身体,稍微好一点之后,他们的爹地肯定会处置她。

可用彭凤妮的话来说,不管怎样,她都是他们三个人,血缘上的母亲,总不能真的把彭凤妮给杀了吧。

“那个女人是谁啊?”韩友莉都快急死了。“是秦雪雪吗?还是彭凤妮?”

她能够想像到的,也只有那两个歹毒的女人了。

只是他们从林加索海岛回来之后,秦雪雪好像就收敛了很多,没有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。应该跟她没有关系了吧。

墨北宸和秦雨筱的婚礼,是彭凤妮亲自来酒店破坏的,墨俊雷这会儿阻止墨俊乐说话,肯定就是那个女人无疑了。

“他们两个人都有份,都不是好人,呜……”墨俊乐抿着嘴唇,哇的一声,哭得更加厉害,也不在像刚才那般,一味的掩饰。

“别哭,再哭的话,阿姨的心都快要被给哭碎了。”韩友莉忍不住眼泪都流了出来,小家伙满脸都是泪水,看得实在是让人可怜。“赶紧跟韩阿姨说说,具体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她绑架了妈咪,用棍子打得妈咪全身都是伤,还把二哥摔在墙壁上,导致现在二哥都还没有醒过来。”墨俊乐管不了那么多,只想把心里的话讲出来。

墨俊雷也没有再阻止他,事实也就是如此。

“我去找那个女人。”韩友莉从椅子上,猛然蹭起身来。大步朝门外走去。

“那个女人就在宸筱居里。”墨俊乐望着生气的韩友莉,哭着嚷嚷。在见韩友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,小家伙才对身边的墨俊雷说:“哥哥,不是我要多嘴,而是我真的好难过。

要是秦阿姨和二哥发生什么意外,难道我们还要原谅她吗?我们虽然没有再叫她妈妈,可是在我们的心里,从来都没有否认过,她是我们血缘上的妈妈啊。

可她呢?她对我们根本就没有母子之情,她对秦妈咪下手,我忍了,可是她怎么能够伤害二哥呢?呜……”

“对不起乐儿。”墨俊雷抿着嘴唇,一直在忍受心里的不适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