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办公室秘书

方寻轻轻抚过女人的秀发,温柔一笑,道:“对啊,这就是心有灵犀。”

闻人惜月紧紧地抱着男人,生怕下一秒男人就会消失一样。

她靠在方寻的胸膛上,嗫嚅地问道:“方寻,你怎么会来龙城啊?

是来办什么事的吗?”

方寻佯装不高兴地道:“啥意思,难道不办事,我就不能来龙城找你了?”

闻人惜月甜甜一笑,摇头道:“不是啦,人家就是好奇嘛。”

方寻也抱住了女人,回道:“其实呢,一个星期前我就来了龙城。

只不过,当时有急事要处理,所以没来得及见你。

不过,现在事情处理完了,所以想着来见见咱们的惜月宝贝了。

可哪知道,我一来就看到了这一幕。

你这笨蛋,睡觉怎么不回房间里去啊,要是感冒了怎么办?”

闻人惜月撅了撅小嘴,道:“人家就是有点孤单,所以想着看会儿电视。

紫藤花架下的长裙森系美女

可哪知道看着看着,就睡着了。”

“这肯定不是第一回了,说,有多少个夜晚,你在沙发上睡着了?”

方寻伸手在女人的鼻子上刮了一下。

闻人惜月可怜巴巴地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总是不来看人家,人家也没办法嘛。”

听到女人撒娇的语气,看着女人那绝美的容颜,方寻愣是感觉心都化了。

他深呼吸一口气,道:“看来,我得好好补偿一下你了。”

“怎么补偿啊?”

闻人惜月眨巴着大眼睛,一脸疑惑。

“你说呢?”

方寻冲女人挑了挑眉。

说着,方寻直接将女人横抱了起来,朝着楼上走去。

“大坏蛋!放我下来!”

闻人惜月一脸娇羞地喊了一声。

“惜月宝贝,你都说我是大坏蛋了,要是我不干点坏蛋的事,那岂不是对不起我这个名头?”

方寻哈哈大笑了声,然后抱着女人上楼,进了卧室,顺便用脚带上了门……

……

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两天。

这两天里,方寻在龙城好好陪了一下闻人惜月,顺便回了一趟家,看望了一下自己的父亲和两位姑姑。

在得知家里一切安好时,方寻也就放心了。

第三天上午,方寻开着车,将闻人惜月送到了公司。

停好车后,方寻和女人一起下了车。

“方寻,你这就要回中海了吗?”

闻人惜月一脸不舍地看着方寻,眼眶都有点红红的。

本来方寻的确是打算送女人到公司后,就去机场。

可看到女人这小可怜的模样,方寻心里实在是有些不忍。

他叹了口气,道:“真是败给了你这个小妖精,算了算了,再陪你半天吧,下午我再回去。”

“耶!”

闻人惜月顿时高兴地喊了一声,然后挽着方寻的胳膊,一起走进了公司。

方寻在办公室陪伴了女人一上午,顺便陪女人吃了顿午饭。

直到下午两点多钟,方寻才告别女人,坐上了飞往中海的飞机。

飞机飞了两个多小时,直到下午五点多钟,方寻才抵达中海。

抵达中海后,方寻走出机场,拦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紫荆会所。

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左右,便抵达了紫荆会所。

下了车,方寻径直走进了会所。

“寻哥回来了!”

“寻哥晚上好!”

“方爷晚上好!”

一进会所,里面的工作人员和客人们都恭敬地打着招呼。

“寻哥!!”

这时,正在大厅休息处聊天的剑痕、狂刀、季尘、陈若愚和百里龙渊也看到了方寻,赶紧迎了上来。

方寻笑着问道:“最近几天,会所里没出什么事吧?”

狂刀笑着道:“放心吧,寻哥,一切正常!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方寻点了点头。

“对了,寻哥,上一次你走得那么急,到底是去办什么事了,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剑痕疑惑地问了句。

狂刀、季尘、陈若愚和百里龙渊四人也都看向了方寻。

“走,过去坐下再说。”

方寻给剑痕五人一人扔了根烟,然后来到了休息处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等到剑痕五人落座后,方寻点上了一根烟,也没有隐瞒,如实道:“这些天我接到了龙王的命令,找齐大禹九鼎,唤醒传国玉玺中的龙魂。”

“寻找大禹九鼎?唤醒传国玉玺?”

剑痕一愣,“寻哥,到底出了什么事,为何现在要急着将大禹九鼎找齐,还要唤醒传国玉玺中的龙魂?”

方寻长吐了一口烟,道:“的确是出大事了……”

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,方寻言简意赅地将这段时间神州发生的事,以及将要面临的灾难,说给了剑痕五人听。

听完方寻的话,剑痕五人顿时就呆住了。

由于信息量太大,他们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神州气运部丢失。

球灵气复苏。

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修真者已经踏足了地球。

无论是任何一个消息,都令他们震撼不已。

“总之,现在神州的情况危在旦夕,所以必须尽快将镇压神州气运的所有神器部找回,然后将神州的气运部收回。

如果无法收回,那神州未来将会灾难不断,生灵涂炭……”

方寻深吸了几口烟,然后将烟头掐灭在了烟灰缸里,神情很是凝重。

“寻哥,那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吗?”

剑痕面色担忧地问了句。

狂刀、季尘、百里龙渊的脸色都很凝重。

就连憨憨的陈若愚,似乎也意识到出了大事,脸上的憨笑都不见了。

方寻道:“我倒是想让你们帮忙,但,这个忙不是你们想帮就能帮得上的。

而且,收回神州气运这等大事,就算是我,也没有任何把握。

所以,我也只能尽自己所能,协助天道他们。

至于能不能成功,还是未知数。”

百里龙渊长长地吐了口烟,道:“寻哥,都是我们太弱了。

要是我们再强一些,也不至于什么忙都帮不上。”

剑痕、狂刀、季尘和陈若愚四人脸上也露出了懊恼之色,恨自己不争气。

方寻笑了笑,宽慰道:“行了,你们就别妄自菲薄了。

在这件大事上,能够帮上忙的不多。

所以,你们要做的就是保持平常心,努力提升自己。

虽然现在灵气消失了,你们无法修炼内功,但你们还可以修炼外功,打磨自己的肉身。”

“知道了,寻哥。”

剑痕应了声。

狂刀四人也都重重点头。

“好了,你们先聊,我去见见你们嫂子。”

方寻掐灭了烟头,然后起身朝着楼上走去。

来到会长办公室门口,方寻敲了敲门。

“请进。”

里面传来一道温柔知性的女声。

方寻轻吐一口浊气,然后推开门,走进了办公室。

一进办公室,就看到穿着一身休闲职业套装的慕挽歌正在浏览着一份文件。

Tagged